Sunday, February 2, 2014

春袋

小雪裹着厚厚的棉被走出这木屋的大门,迎面而来的是浓浓的雾气,睡眼惺忪的她看着眼前围绕着山峦的白色浓雾,似乎才刚弄明白自己是从睡梦中走出来,是的是的,虽然这白雾山峦看似仙境,但这是我现实世界里的东西.

小雪一屁股坐在屋前石阶上的原木,把厚棉被再把自己裹紧一点,脸颊似乎还有泪水,似乎还有那从噩梦里遗留的滚热.是噩梦啊,那噩梦般的过去. 

梦里小雪卷缩在墙角里哭泣着,和以前的他又吵嘴了.不知所措的她卷缩在墙角,已经无路可退.他的脸色非常不好,觉得小雪又找喳了,又无事生非了,又发脾气了,又乱了.小雪不想再吵,只能静静的流泪.反正都是她的错.他又摔东西了.他说他受不了小雪给他的压力,他摔坏了孩子的玩具,杯子,书本.小雪起身要阻止,他却给她重重的一巴掌.小雪跌在地上,脸颊滚烫疼痛着,醒来.

 白雾那么的浓,小雪不想再重复梦中那暴力的感觉,虽然梦里的感觉是那么的真切.这山这雾不是挺好的吗?厨房飘来阵阵的咖啡香,还有奶油面包煎蛋的味道.她回头向厨房望去,她只是看到那宽厚的肩膀,在厨房忙碌着.此刻多好啊,噩梦都是过去的呀,此刻的他多好啊. 

小雪贪婪的望着眼前的白雾,贪婪的闻着空气中淡淡的七里香,贪婪的感受厨房里为自己准备早餐的那个男人的爱.我实在没有必要再发噩梦.

 男人在厨房里喊道,'快来刷牙洗脸吃早餐呀!'
小雪一面吃早餐,一面问他,'你可会打女人?'
男人说,'啊,我打女人的话,就把我的春袋割掉!'
小雪:'啊?什么是春袋?'
男人:'呃....春袋嘛,就是祖宗留给下一代的东西啊.'男人见小雪傻得可爱,就想着跟她胡扯.
小雪:'祖宗留下来的哦...就是你爷爷给你爸爸,然后你爸爸再传给你啊?'
男人:'对啊.儿子才有.'
小雪:'噢.那如果那春袋弄不见了,或者割掉啊,就不能传宗接代啊?'
男人:'就是啊.春袋多么重要.'
小雪:'那你家族给你的春袋你收哪里呀?可不可以给我看看?'
男人:'可以给你看看,你乖乖吃完早餐先吧!'
小雪:'哦.'

 一阵宁静之后,小雪又问,'待会儿你不必进山工作?'
男人:'今天叫原住民进去,我就不进了.'
小雪突然想到什么,问:'原住民他们有没有祖先留下来的春袋?'
男人:'原住民也有世代传承的春袋呀.'
小雪:'那么能不能也叫你的原住民把他的春袋给我看看,看是不是一样的.'
男人突然一阵怪叫,:'你傻呀,去看人家的春袋干嘛?'
小雪:'怎么?外人不给看吗?'
男人:'哎呀男人的春袋嘛,只给他爱的女人看啊,你无端端去看原住民的春袋做么?'
小雪:'我哪懂呀,你把春袋说得那么具传统味道,似乎很奇特的一种东西嘛.'
男人:'乖啦,把早餐吃完,我给你看我的.'
小雪:'也好.' 

男人看着小雪傻得可爱,嘴角还偷偷的笑,他眼里透露着无尽的疼爱.如此单纯,如此爱得傻的女人,怎么可能刮个耳光下去! 

小雪低头吃着男人为她准备的早餐,嘴角偷偷的笑,想着这男人可真傻,还真以为我不知道什么是春袋噢.....

 所谓噩梦啊,过去啊,早已不在小雪的心思里头了.

No comments: